您现在的位置: » 内容
光辉历程

《纪念我国首例体外循环临床心内直视手术50周年》——刘维永

发表人:佚名 发表日期:2010-06-21 浏览次数
一、20世纪50年代体外循环崭露头角
20世纪50年代是心血管外科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因为体外循环安全保障了打开心腔这个禁区来进行心内直视手术。这个里程碑从195356John Gibbon应用体外循环成功修补1例房间隔缺损算起,已经55周年了,但他的实验研究早在1934年就已开始。我国于1958年,首先在西安由苏鸿熙教授应用进口的指压式泵和De Wall氧合器进行迂回心肺灌注修复了16岁儿童室间隔缺损,同年在上海顾恺时教授应用国产人工心肺机亦成功完成了1例肺动脉漏斗部狭窄切除术,与国际上相比相差仅5年。人工心肺机研究中最困难的是氧合器的设计。第1类是表面暴露式,Gibbon首先用的是垂屏式氧合器,后改进为转碟式氧合器。第2类是生物肺,包括1955Lillehei报导的交叉循环方法。第3类是Clark1950年创用的,后来De Wall改进的鼓泡式氧合器;70年代后期我们还研发了国产西京氧合器,均属于鼓泡式氧合器。随着近代科学技术和高分子材料发展,20世纪80年代中空纤维型膜肺问世,加上新型DeBakey滚压式泵,特别是离心泵的出现,方使体外循环装置包括监测技术达到比较理想的程度。
值得指出的是Gibbon在体外循环下成功完成1例房间隔缺损手术后,接着连续施行的另5例手术均失败了。50年代早期临床应用体外循环手术的结果也令人失望,从1951年~1954年仅有的6篇报道中,共18例体外循环手术就死亡17例,死亡率高达94%1954Lillihei创用交叉循环方法修复先天性心内畸形,16个月内作了47例手术,28例存活,存活率59.6%。由于交叉循环要用人作为血泵和氧合装置,存在巨大风险而弃用。
1954年后Craaford-Senning在体外循环下成功摘出左房粘液瘤1例,1955Kirklin报道体外循环下进行心内直视手术8例,4例存活。Lillehei也应用鼓泡式氧合器进行开心手术7例,存活5例。英国、瑞典、新西兰、德国和日本等也分别有成功个案的报道。直到1958年常温体外循环改为与低温相结合,始进
※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心血管外科学术带头人,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
一步奠定了应用体外循环进行心内直视手术的基础。De Wall应用鼓泡式氧合器治疗先、后天性心脏病40例,死亡1例。20世纪50年代临床体外循环手术总量不多,东欧、前苏联、印度以及东南亚地区尚未见临床应用报道。我国首例体外循环临床应用成功,正好在体外循环崭露头角的里程碑上添上了光辉的一笔。
二、抓住机遇,赤子报国历艰辛
苏鸿熙教授原为南京中央大学医学院外科医师。1950年全国解放后经南京军管会批准,带着赤子报国的心情远涉重洋赴美留学,在美国芝加哥和依利诺依医学院等渡过7个寒暑,掌握了胸外科诊疗技术。1953年见到Gibbon报道在体外循环下成功修补1例房间隔缺损,心情异常兴奋,这是医学界一项重大成就。当时身在异国的他,脑海中盘旋的仍一直是祖国医学的振兴。“洋为中用,报效祖国”这是他出国学习的目的和誓言。他立即抓住这一机遇,一方面跻身于这一新兴领域,刻苦自学,多处参观体外循环动物实验和临床研究。为了购置回国后开展工作必需的医疗设备,经常利用休息日加班工作,以多年来的积蓄,在美国购买了一套De Wall-Lillehei人工心肺机。他在国外与美国夫人结婚前,就说明了自己将返回祖国工作的决心,得到了苏锦夫人的理解与支持。
我们都知道当时中美关系尚处于紧张状态,中国留学生要返回祖国常常受到百般刁难和阻挠。为了躲过美国联邦局和移民局的刁难,商定以赴欧洲旅游为名,分别乘轮船和飞机到达英国。按约定两人在英国利物浦码头会面,然后得到我国驻英代办处支持和帮助后,取道法国、捷克经前苏联而回国,选择了在第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工作,总后勤部首长和学校领导非常重视,积极创造条件,协助苏教授开展工作。
三、从实验到临床,靠的是敬业和奉献精神
体外循环在50年代的确带有不少“神秘感”,美国一位资深心血管外科专家在一次国际学术会议闲谈中很有感慨地对苏老说,要让50年代搞体外循环的人士坐到一块回顾往事,都会有一段艰辛历程。四医大体外循环研究组虽很快成立了,对这项专业来说大家都知之甚少,是在苏教授的领导下边实践边学习。19576月开始进行了体外循环动物实验,在这过程中遇到的主要问题是如何提高体外循环下动物长期存活率。为此苏教授带领研究小组,夜以继日的将全部精力都倾注在动物实验室,认真手术,精心护理,付出了巨大的辛勤劳动。有一次实验结束后苏教授刚回家吃饭,接到电话告知实验动物反复出现室速和心室纤颤,立即放下饭碗直奔实验室亲自参加抢救。另有一次术后动物死亡,助手进行尸检,苏老了解到仅作了胸腔解剖,他马上让把刚解剖过的动物再搬上解剖台,亲自指导作全身解剖,发现该犬子宫增大,是一条怀孕母犬。苏老就是这样不顾疲劳,身教重于言教,一丝不苟地对待每次实验和认真总结每次实验的经验教训,更加激发了大家责任感和事业心。在短短的半年多的时间内,动物存活率迅速提高到76%,达到安全过渡到临床进行心内直视手术的基础。
1958年626开始了我国首例体外循环下心内直视手术,患儿是16岁先天性心脏病心室间隔缺损。手术经过顺利,术后康复出院。苏教授对这项手术的成功深有感受的说,这主要应归功于党的正确领导和大协作的结果。然而苏老那种不顾艰辛,勇于攀登的敬业思想和奉献精神,更是事业成功的关键。
四、昔日耕耘和今日的收获
苏鸿熙教授是我国体外循环心脏手术的开拓者,是第四军医大学心血管外科创始人和第一任主任。在平日工作中,他同样是以积极开拓和进取的精神来建设科室和培养干部。工作中他要求下级要有三严作风(严肃态度、严密方法和严格要求),并常用“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的比喻来规范和教育大家。感人至深的是他不断进取,一往直前的精神。他认定一件事,就要追求出一个道理,并努力去实践。
他一贯视病人如亲人,对诊疗工作一丝不苟,强调对病人每一个主诉、每个征象都不应放过,作诊断必须客观和科学。开展新业务时,要求首先广泛复习文献,组织大家认真讨论。对手术经常强调要把好术前诊断、重危抢救、手术操作和术后监护四个关。危重病人术后若病情不稳,经常和大家一道亲自守护病人,带思想,带作风,传技术。
1972年苏鸿熙教授调离四医大,当时我们正在重庆,尚处于“文革”期间,我当时接受了科室这个百废待兴的“摊子”,压力很大。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带来了学科的春天,我们这套由苏老培养和留下的心血管外科班子,重整旗鼓,展开向科学进军。苏老到北京后,仍经常关心西京医院心血管外科的发展。1992年他来西安参加全军冠心病外科专题研讨会时,见到了四医大心脏外科的发展也由衷高兴,在大会上语重心长的说:离开四医大对我是个遗憾,但我高兴的是给四医大培养了一批人和一位好的接班人,严师出高徒,作为苏老的学生,我算不了高徒,但苏老的爱国主义精神、高尚医德、渊博知识、科学态度、三严作风以及坚强的事业心,则处处给予了我深刻的教育与熏陶,为我专业的成长与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我因有这样一位老主任,我们敬爱的老师而感到荣幸和自豪。我与苏老共事的日子里,共同分享过事业上成功的喜悦,也分担过实验和临床工作中不利的压力和艰辛。我对这位老师的敬仰和爱慕,是出于对他的热情报效祖国,忠诚党的医学教育事业,和他在体外循环、心血管外科领域建立的不朽功勋的崇敬。纪念体外循环50周年,让我们更好学习和发扬他那种爱国、敬业和无私奉献精神。
 

版权所有: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心血管外科 陕ICP备06008626
电话:029-84773198 医院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乐西路15号 邮政编码:710032 技术支持:奈特星网络公司